千亩红草再现居延海(图)

  深秋时节,记者来到内蒙古东居延海畔。站在湖边眺望,一汪碧水如同一颗明珠,嵌在茫茫沙海、戈壁之中。

  近年来,尽管居延海的生态环境逐步改善,到了2007年,东居延海已经连续3年不干涸,湖区也经常能见到天鹅、灰雁、黄鸭等鸟类,但曾经作为居延海象征的红草依旧没有露面。

  一直到今年秋天,当“生命红草”突然铺天盖地般从地底下冒出来时,当地百姓仿佛见到了久别的亲人,激动得奔走相告。今年64岁的杜勒玛策仁老阿妈,听说居延海恢复了生机,特地让孩子陪同着前去观看。她告诉记者,从小她就和家人在东居延海过着依水而居的游牧生活,后来由于水面缩减、草场消失,他们不得不举家迁移。30年后回到昔日的家园,看到美丽的湖面真让人高兴。

  7年前,东居延海还是一片干涸湖盆,与几十公里外的西居延海一样,裸露着沙土和盐碱,一起风则尘沙漫天飞扬,是我国西北主要风沙源头之一。

  居延海的源头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。自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,欢迎阁下老光临神码堂随着大规模的移民开发,土地灌溉面积快速增长,人口迅速膨胀,导致黑河流域和居延海不堪重负。有关专家介绍说:“黑河中游在最近的50年间,人口从55万增加到128万,灌溉面积从103万亩增加到400万亩。按照这样的垦殖规模和耗水指数,即使把黑河水系的全部水量吃光喝尽也不够使用。”

  到20世纪90年代,黑河进入额济纳绿洲狼心山水文站河段的年均径流量已从5.34亿立方米锐减到3.05亿立方米,全河道断流期超过200天。水域面积在50年代分别是267平方公里和35.5平方公里的西居延海和东居延海,先后于1961年和1992年枯竭。

  居延海畔的额济纳绿洲也一年一年地萎缩下去,16个泉眼、4片沼泽地完全消失,河岸的胡杨林由75万亩锐减到34万亩,红柳林由原来的225万亩减少到150万亩,130多种草本植物只剩不到30种,180种野生动物濒临绝迹。同时,沙尘天气肆虐不断,2000年春天,北京连遭8次沙尘暴袭击,风沙的源头之一就在额济纳。

  1999年1月,国家正式批准成立黄河水利委员会黑河流域管理局,2000年7月开始对黑河干流水量统一调度。

  2001年2月,国务院召开总理办公会议专题研究黑河水资源问题及其对策,正式批复《黑河流域近期治理规划》。

  2002年黑河水第一次调入东居延海,2003年国务院确定的分水指标如期实现。2005年以来连续4年实现了东居延海全年不干涸,水域面积不断扩大。

  今年,下游东居延海全年入湖水量达到6471万立方米,进入额济纳绿洲腹地水量达6.99亿立方米。居延海东南部的1000多亩水上红色草场,终于在时隔多年后再现“红地毯”。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意味着:居延海这个名字,将作为湖泊生态系统中恢复和重建的标本而被载入史册。